存在窃取 1

安東:

鞠婧祎消失了,准确来说是变得透明了。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虽然很轻而易举的看到了自己的脚尖,但小胳膊小腿一个都没缺,可当指尖触碰那挂在衣柜里的衣服时却神奇的透了过去。

 

糟透了,

 

鞠婧祎发现自己碰不到东西,但是没法穿墙,她觉得自己变成了个半吊子的幽灵似的,所幸房门是开着的不至于陷入莫名的状况里还被关在了自己的房间里,她刚走出房间想看看有没有人能看见她,就听见陆婷平地一声吼,

 

“冯薪朵!!!”

 

大哥踏着拖鞋以一百八十迈从她身上穿了过去,鞠婧祎觉得这有点尴尬,扭头看看那个消失在转角的人影,摸了摸自己的身体还是平时的手感,叹了口气,

 

“看来是看不见我了,这是怎么搞的。”

 

她喃喃自语着走向了团里其他人的房间,看见万丽娜一大清早没好好在自己的房间里呆着,站在她和李艺彤的房间门口玩着手机,鞠婧祎在看着她玩了十分钟的游戏后,突然间万丽娜的脸上露出一个‘时机已到’的表情,转身敲了敲门,然后就听着门里传来一声闷响继而是悉悉索索的穿衣声,鞠婧祎仿佛能想象出李艺彤从床上着急忙慌的爬出来却一不小心摔个屁股墩的样子,刚想笑,那个人就从里面打开了门,

 

“怎么了辣姐?”

 

“还问我怎么了,赶着点吧你班机的时间快到了。”

 

“哦哦谢谢辣姐!”

 

鞠婧祎走到李艺彤的身前,那像海豹般可爱的圆眼睛焦点并没有交汇在自己的身上,意料之中她也看不见自己,眼神倒是有点慌乱,而且一副要堵住门框谁都不让进的架势,鞠婧祎好奇的往前走了几步穿过了李艺彤的身体,一个赤裸着后背披散着凌乱黑发的女生坐在李艺彤的床上,背影看着有点纤瘦的可怜,一边胳膊搂着被子盖着自己的胸口,另一只手正在费力的够床边的水杯,鞠婧祎有点愣,这背影有点眼熟,背影的主人好像是成功的用她的小胳膊够到了杯子,拧开,扭过头的一瞬,侧脸被从窗外照射进来的阳光映照得有些美好的过分,她向着李艺彤所在的门口一瞥,勾起嘴角笑了。

 

她可以笑李艺彤现在的尴尬,鞠婧祎可是笑不出来了,

 

那一模一样的脸孔,左眼角边上的泪痣,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体,手上握着自己最喜爱的粉色水杯,床上那个明显昨晚和李艺彤有过些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的人就是鞠婧祎本人,

 

难道我是传说中的灵魂出鞘,也不对啊,床上那个不还活蹦乱跳的么。

鞠婧祎觉得自己的脑袋开始疼了起来,一大清早不仅发现自己变透明了,而且发现了自己和自己的同事睡了,剧情量有点大接受不能啊,

 

“哇!青韦我们被辣姐发现了啊!”

 

“难道你觉得自己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么?快去吧你的班机时间要到了。”

 

“嗯!嘿嘿青韦亲亲!”

 

挥别万丽娜的李艺彤像只大海豹似的尾巴一拍就跳上了床,把鞠婧祎搂在怀里就落下了轻吻,

床上的人也是没反抗的就那样缩在她怀里嘴角含笑的接受着李发卡同学的示好,占完便宜某人跳下床整了整刚刚穿好的衣服,就出门了。

 

这一切吓得目前是幽灵状态的革青韦老干部差一点就地为国捐躯了,

 

李艺彤走前的那句‘再见’还没彻底消失之时,一个冷冷清清又像是在压抑什么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能不能先转过去,让我把衣服穿了。”


评论
热度(170)

© 残花一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