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才没有喜欢你(5)

青韦攻卡不要停!!!

刀酱:


第五章  女神就是要文能耍流氓,武能打流氓


到了拍摄场地,李艺彤只想大喊,这是什么鬼!


难道不是大家一起拍照吗?怎么现场只有李艺彤和鞠婧祎两个人需要化妆,其他人呢?社长呢?阿金呢?壕们呢?她们为什么都不需要?


负责拍摄的据说是摄影社的社长,一个很漂亮的男孩子,他正和鞠婧祎说着拍摄的注意事项。一个女孩正拿着好几顶不同样式的假发给李艺彤挨个试戴。那边还有几个人在摆放道具,近处的还正常,咖啡杯,托盘。远处搭了一个布景房,房里是张大床,墙上还挂着一些皮鞭手铐之类的东西,要不是这些工作人员态度都很认真,鞠婧祎也在这里,李艺彤都要认为这是一场恶作剧了。


“来,看我,别动。”一个酒红色头发的女孩抬起李艺彤的脸,上下扫了她两眼后,拿出粉底给她上妆。


妆毕,换鞠婧祎来。


李艺彤站在旁边看着,突然发现两个人的衣服款式并不是一模一样,李艺彤的衣服要更修身。她的裤子紧绷,两条腿被勒的简直迈不开步。反观鞠婧祎,她的衣服很宽松,甚至还垫了肩膀。


而当鞠婧祎换好鞋子站起来时,李艺彤发现了世界的恶意。


鞠婧祎本来要比李艺彤矮半头,可是鞠婧祎现在的鞋子是内增高,给李艺彤的是平底鞋,导致此时,鞠婧祎硬生生比李艺彤要高了那么一点点。


李艺彤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明白了,她被安排成了一个受。


好吧,人家鞠婧祎高冷女神分分钟性转高冷男神无异议,人家气质在哪呢。再说,人家是社长都要巴结的监察员。


可是不管李艺彤在心里怎么安慰自己,在此时此地的这个拍摄环境,身为一个受就是等于羞耻担当,听着摄影师讲述的那些动作,李艺彤脸红了。


“我们先拍几个简单的镜头热热身,李艺彤你背靠墙壁站好,要表现出娇羞。鞠婧祎你把李艺彤围在墙角,来个壁咚。”


站好位置,摄影师让两个人近一点再近一点,到最后两个人几乎鼻尖对鼻尖,摄影师这才喊了一声准备。


此时,两个人四目相对,互相的呼吸清晰可闻。


鞠婧祎很漂亮,李艺彤早就知道,可是没想到如此近距离的观察,鞠婧祎的脸还是一丝瑕疵都没有。皮肤白皙细嫩到就连毛孔都几乎看不到。


鞠婧祎的眼神很专注,就那么直直的钉在李艺彤的双瞳之上,像是两把钩子,把许多奇怪的东西从李艺彤身体中勾了出来。


在这份注视下,李艺彤渐渐感到了一种慌乱。


一份似乎有什么不值得期待的事情要发生的预感。


就在李艺彤有些抵抗不住,准备移开双眼的前夕,摄影师的快门声响起。


咔咔咔咔咔——


“好!完美!”随着摄影师安昊兴奋的声音,鞠婧祎第一时间离开了,去安昊那里看照片。


李艺彤靠着墙壁侧过身,用低头掩饰喘息。刚刚,她几乎窒息。


“来,下一个场景准备!”


接下来几张,对于李艺彤反而没有那么难。


第二张是鞠婧祎从后面抱着李艺彤的腰,两个人一起手持咖啡托盘微微鞠躬致意。


第三张是鞠婧祎在专注的煮咖啡,李艺彤坐在她面前开心的望着她笑。


第四张是两个人手持奶泡拉花器互相打闹。


只要不用对视,李艺彤觉得都不难,鞠婧祎的美貌太给人压力了。


“今天最后一个场景,拍完收工!”


随着安昊的口令,李艺彤认命的脱掉外套只穿着那件紧绷绷的白衬衫躺在了大床上。


鞠婧祎还站在那边跟人学怎么用绳索。


是的,收藏了那么多里番的耽研社,怎么可能不在海报上打擦边球。


其实看到这张大床的时候,李艺彤就在做心理建设了,人不都说吗,拉灯没有肉,永远万年受。身为一个多年坚定的清水文作者,今天就当还债了……


第一个镜头,鞠婧祎把李艺彤双手举过头顶,把她绑在床头。


第二个镜头,鞠婧祎双手支在李艺彤身体两侧,居高临下的凝视。重点在于鞠婧祎表情要霸气,要邪魅。李艺彤被要求紧闭双眼,惊恐又娇羞。


第三个镜头,鞠婧祎解开李艺彤衬衫的前两颗扣子,一个要更霸气,一个要更娇羞。


连续几个镜头都被轻松搞定,安昊的心情大好,乃至突发奇想要改镜头。


最后一个镜头原本是鞠婧祎把手从李艺彤的衬衣下摆伸进去,放在李艺彤的腰上。


安昊认为今天气氛很好,两位coser又这么专业,就戏剧张力以及画面构图还有眼球惊爆度来说,把手放在胸口更好看。


他一提议,社长瞬间就点头了,鞠婧祎皱皱眉但也没说什么。没有任何人来问问李艺彤的意见,这件事就被决定了。


李艺彤的内心是悲愤的 ,果然受就是没人权,就是被歧视,就是羞耻担当。所有让人羞愧的动作,恶心的剧情,肉麻的台词都是为受准备的,攻就负责狂炫酷霸吊炸天,美爆宇宙,帅遍银河就行了,台词没有多少,连表情都不用多做,高冷嘛。


心里无论如何吐槽,李艺彤还是要躺在鞠婧祎身下的。


鞠婧祎先是把手放在了李艺彤的锁骨之上,摄影师不停的喊低一点低一点,最后李艺彤感到鞠婧祎的掌边马上就碰到自己的某处了,安昊才喊了一声ok。


李艺彤不敢呼吸,一呼一吸间,绝对会被碰到的。


因为要拍全景,安昊并没有距离二人很近,他此时正调整着位置寻找最佳拍摄角度。


鞠婧祎侧坐在李艺彤身侧,她的一只手放在李艺彤胸口,一只手支在床上,两个人再次被要求对视。


李艺彤觉得自己要不行了,她再不呼吸真的要窒息了,她管不了羞耻不羞耻了。


“鞠婧祎,你的手再往下一点点,一点点就好。”


当鞠婧祎的手移动到摄影师要求的位置时,李艺彤都要哭出来了。她不敢直视上方的人,咬着唇,努力压抑着身体的颤抖。


每一次呼吸,她都能非常清晰的感受到她身体的某一点挤压在什么之上。


而鞠婧祎的手其实并没有受力在李艺彤的胸上,她只是虚虚的搭在上面,可是这一点点间隙让李艺彤每一次吸气呼气都变的复杂起来。


因为,会移动。


于是,就变成了摩擦。


李艺彤想要喊停,可是怎么解释呢?这个理由怎么说的出口。


“非常完美!我有预感,这次你们社团的宣传绝对会爆!”安昊兴奋的声音结束了李艺彤的难堪。


鞠婧祎很迅速的就把李艺彤手上的绳索解开了,接着把李艺彤拉了起来,询问道:“你没事吧?”


鞠婧祎的声音总有一种安抚人心的力量,或许是离开那种尴尬的境地了,李艺彤竟然在鞠婧祎这句询问后快速平静了下来。


“没事。”


也许是尴尬的两个主体之一并不认为有什么特别的,另一方自然也就没有尴尬的气氛了。


安昊非常兴奋,抱着他的相机跟大家打了一个招呼后就离开了,说是要马上冲洗照片看成果。


还是酒红色头发女孩给大家卸妆,她的眼神有些奇怪,一直在李艺彤的脸上上下打量,李艺彤和她对视了几次,她都只露出一个笑容来回应。见她无事可说,李艺彤也就任她打量了,可能化妆师都有这种毛病吧。


晚上爸爸要来,李艺彤婉拒了社长要出去庆祝的提议,和一样要回家的鞠婧祎一起踏上了轻轨。


两个人在一起,似乎从来都没什么话好聊,加上今天李艺彤总是觉得有些尴尬,连应酬的客套话都不想说,就这么互相沉默着。


正值展会期间,轻轨上人很挤。两个人面对面站在一节车厢的角落,鞠婧祎在里,李艺彤在外,本来两个人都是低头各自按着手机,中间还有一个人那么大的距离。可是随着乘客越来越多,李艺彤已经不得不两只手抓住头上的栏杆,支撑着自己不被挤倒。


又过了一会,好像有一只手在李艺彤身后一下一下小心翼翼的触碰着她。


先是背,接着是腰,一下一下装似无意的戳。


李艺彤觉得恶心。她只能往前移动,试图远离。可是身后的变态也随着她移动。


李艺彤忍无可忍,正准备回头大骂的时候,突然被前方的人拉了一把,跌进了一个怀抱。鞠婧祎一只手揽着李艺彤的腰,一只手拿着她的包包放在了李艺彤的背后。


鞠婧祎很喜欢那双内增高,所以她直接穿了回来,导致她此时依旧比李艺彤高那么一点点。李艺彤跌进这个怀抱后,刚好靠在鞠婧祎的颈侧。从这个角度,李艺彤能看到鞠婧祎紧绷的下颚曲线,她的背很挺,脖子很直,就如一只准备射出去的钢刺。


过了一会,李艺彤感到鞠婧祎的身体放松了一些,柔软了一些,身后脚步声窸窸窣窣,有人走有人来,一群小姑娘叽叽喳喳的在李艺彤身后站定。


轻轨上人越来越多,李艺彤已经没有办法换姿势了,身后小姑娘的书包都顶到她的肩膀了。


听着轨道的声音咣当咣当,闻着眼前人清爽的体香,李艺彤觉得她的花粉症似乎更严重了,她的头脑不清楚,有些发热,以及,砰,砰,砰,心跳的好快。

评论
热度(76)

© 残花一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