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鞠」新娘阿花

看过那个MV听过歌再看文真的很有感觉w

夜山:


注:脑洞源自B站UP主 行走悖论 同名卡鞠视频《新娘阿花》,AV号3753836,已联系制作者取得授权。


01.


“阿花今年二十八,家人催她谈婚论嫁。”


时隔半月的家。

玄关处搁置着巨大的行李箱,脱下的鞋东倒西歪放在地板上。客厅里,鞠婧祎闭眼躺在沙发里,二十分钟前她才回到这座城市,接近十一个小时的飞行时间带来无可避免的疲倦。

可惜耳机里冯薪朵喋喋不休的唠叨烦得她脑仁生疼。

“我才下飞机,很累啊,姐姐你能不能放过我?”

“Oh sweetie.”

“...... 我真不想去。”

“哦是吗,你即将失去你的宝宝。”

“不是 ...... 我是根本对这个提议没兴趣!”

“现在你没有权力反驳我的提议。”

“冯薪朵!”

“小鞠,听我的,你这样下去真的不行。你看,你自从和赵嘉敏分手后你折腾多久,这个城市那个国家的跑,没意思的,去见一面吧,喜不喜欢我们再说。”

电话那头,陆婷抢过冯薪朵的手机,难得好言好语地劝着鞠婧祎。

“大哥,我只是 ...... 啧。”

“我知道的,只是小鞠,想要忘记一个人最好的办法是去记住另一个人。”

“嗯,我知道了。”

“Okay,好好休息吧,挂了。”

“Bye ...... ”

鞠婧祎烦躁地扯下耳机,连着手机一起丢在地毯上,接触地面的那一刻发出了沉闷的声响。


02.


“阿花初次见阿发,没有面红心跳只是尴尬。”


当鞠婧祎反应过来约会迟到时,她还正躺在床上无所事事的玩着手机。在偶然瞧见屏幕顶上的时间后,她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了起来,急匆匆地在梳妆台上画了个淡妆,随意在衣帽间穿了身最简约的衣服,拿起车钥匙就冲出了门。

可惜偏偏老天爷最爱在你正倒霉的时候还要给你狠补上一刀,鞠婧祎坐在车里焦躁得不知翻了几个白眼。明明不是高峰期却还是有些堵车,还每每都遇上红灯。

冯薪朵也不嫌事大的打了个电话来凑热闹。

“你在哪呢?人家早就到了,还在微信里问我她是不是走错地方了没见着人。”

“迟到,堵车,红灯。”

鞠婧祎简洁而快速的回答冯薪朵,原谅她此时大写的冷漠。

“大小姐你行不行啊,我今天早上还特地发微信提醒你了的啊。”

“嗯,我知道了,就快到了,我挂了。”

鞠婧祎没有选择继续和冯薪朵周旋,而是很快就找了个借口挂断电话。

在街边停好车之后,鞠婧祎先是在后视镜里整理了一下头发才拿起副驾驶座的手包拉开车门准备赶往咖啡厅。

鞠婧祎一边回忆着冯薪朵发给她的卡座号一边四处张望着,落座的同时还没正眼瞧坐在对面的那个人便先开口道了歉。

“你好,对不起,我迟到了。”

“你好,没关系,我也刚到。”

鞠婧祎调整坐姿的动作有过一刻停顿,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后这才抬起头仔细观察她,第一眼看上去还中规中矩,不过笑起来的样子倒是让鞠婧祎不反感。

“嗯 ...... ”

对面的那个人从见面开始就保持着微笑,而且还一直盯着自己看,眼神就没移开过,像是有话要说的样子,看起来有些 ...... 智障。好吧她知道对初见的人作出这样的评价是不太好。

就在鞠婧祎调整好心态后准备再次开口自我介绍时,李艺彤终于开口说话了,只是 ......

为什么她脸红了?

“你 ...... ”

“嗯?”

“那个 ...... ”

“嗯??”

“那个,你 ...... ”

“什么!”

“ ...... 你肩带掉了。”


03.


“那个人不是旧爱志明啊,也不是刻骨铭心的阿忠呀。”


“讲道理啊,我是真没想到那家伙憋了半天就憋出这样一句让我气绝的话,而且她居然还神奇的脸红了!搞得就像她没穿过胸罩一样。”

鞠婧祎窝在阳台上的懒人椅上,一边和冯薪朵吐槽关于今天下午和李艺彤的见面,一边拿着片吐司狠狠地咬着。

大概是因为开着免提的缘故,冯薪朵的声音听起来总有些砂砾感。

“嘛,这孩子是挺怂的。习惯就好啦,难道你不觉得很萌吗?”

“呵,呵呵,呵呵呵。”

“哎呀大哥说她本来就是那样,看起来蛮粗神经的其实心挺细的,还是个反应很快的段子手。”

“又是大哥说,一天不晒会怎样哦。”

“哟,有本事你晒回来啊!”

“呵呵我和赵 ...... ”

“得得得,又是那孩子,多久了你还惦记人家,德行!”

“我只是习惯而已。”

“好好好,习惯。可是鞠婧祎,你再这样下去我都懒得管你了,不就失个恋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别成天搞得自己要死不活的没个人样作给谁看呢。”

“嗯,我知道的。”

“别总敷衍说知道。呐,爱情呢有始无终是常事,分分合合总有它的道理。别看我现在和陆婷好好的,指不定哪天突然分了我也不会奇怪。我跟你说,没必要把已经失去的看得太重要,这根本没什么用。她不会回来的,你不要妄想了。”

“ ...... ”

“至于李艺彤,听陆婷说她对你感觉还不错,还想和你再见几面,一个劲儿和陆婷打听你,还问陆婷如果发短信给你你会不会回复来着,我看是真的蛮喜欢你的。你呢,觉得怎么样?”

“还行吧,看起来的确挺老实的。”

“老实的还不好吗?小鞠啊,别折腾了,找个人过日子,合适就行了。”

“嗯。”

“你也那么大个人了,自己决定吧,我去给陆婷做饭了。”

“嗯,挂了。”

挂断电话后鞠婧祎长舒了口气,天知道自从和赵嘉敏分手后冯薪朵是有多关注自己的感情生活,哪怕早在她才开始和赵嘉敏谈恋爱时,冯薪朵就断言说那个人不会是自己的最后。

一语成箴。


05.


“后来故事发展也没差。”


其实说真的,鞠婧祎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自己是怎么就和李艺彤发展到了成为恋人的关系。

“你说,我当初怎么就看上你了呢?”

鞠婧祎踢了一下正坐在自己旁边拿着iPad全神贯注看着动漫的恋人,特别嫌弃的问。尤其是在李艺彤又特别无辜的转过头来望着自己时,嫌弃的情绪转化成了一个巨大的白眼。

哦,翻得太猛了,有些晕。

“可能 ...... 嗯,是因为我帅吧。”

李艺彤盯着鞠婧祎看了好几秒,放下iPad摸着下巴装作深思熟虑的模样好一会儿才又故意开口调笑。

鞠婧祎像是习惯了李艺彤这时不时的抽风,只是哼了一声就移开眼神不再看还在暗爽的小孩子,只是心底的嫌弃怎么都不能够减弱,这样的情绪越发强烈的后果就是鞠婧祎猛地将盖在两人身上的毯子全部扯到了自己的身边,同时对着空气大声吼道。

“离我远点!啊真的烦死了!”

李艺彤愣愣地看着鞠婧祎裹着全部的毯子缩在沙发一角,好一会儿都没有回过神来。虽然这不是鞠婧祎第一次在她面前突然的情绪反复,但却是第一次出现这么反常的行为,她只好一个劲儿的思考着自己最近是不是犯了什么错惹到了自家这容易炸毛的傲娇小女友,可想破脑袋都还是没有得出个所以然来。

眼前的那个人,曲着双腿一只手紧紧捏着毯子的一角,一只手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干什么,长发垂下遮住了鞠婧祎的脸让李艺彤看不清情绪。

小心翼翼地往鞠婧祎身边靠近,从一侧揽过鞠婧祎的肩膀把她往自己的怀里带,直到她完全靠在自己的怀里后,李艺彤像是确定了什么般长舒了口气,将下巴贴在鞠婧祎的耳边,轻声说着。

“与其说你看上了我,倒不如说我是何其幸运能够和你一起度过接下来会很漫长的时光。嗯,虽然我不是太明白你为什么会突然发脾气,但从某方面讲我很开心你能够和我发脾气,因为这不仅证明了你在乎我,还代表了你愿意把你的情绪与我共享。小鞠,我希望呢,你能够把你生活上开心的事难过的事都和我一同分享。让我们学会去沟通,再通过沟通去解决问题。再者,开心的事我会因为你也觉得一定程度上的愉快,难过的事我会因为你而感到成倍的难过。尽管我总是口口声声说着感同身受只是一纸空谈,可因为对方是你,我早就违背了这项坚持。”李艺彤断断续续地说着,低垂着眉眼专注的神色更让屋内的氛围变得温柔。她用侧脸蹭了蹭鞠婧祎的耳廓,餍足的叹了口气,继续说着,“我是第一次去尝试和人在一起生活,很多地方都还做得不够好,对于很多问题的解决方式都只是纸上谈兵 ...... 女朋友,你愿意和我一起实践吗?”

过了良久,鞠婧祎还是没有回答,只是越来越红的脸颊暴露了她的答案。

李艺彤也没有再次开口,她安静地等待着,还时不时的去亲吻鞠婧祎早已红透的耳朵。

“李艺彤。”

“嗯?”

“抱我回卧室。”

“好。还有,请多多关照了,女朋友。”


06.


“就算王子不是骑着白马,也值得去拥有幸福啊。”


“不过说真的,听你这么说,一晃三年就这么过去了,一点感觉都没有。”

和李艺彤共同买的新家,鞠婧祎站在阳台里一边拿着水壶给花架上的花浇水,一边和冯薪朵久违的通着电话。

那个总是在自己身边唠叨的朋友在一年前和陆婷分手后就移居了日本,从此她们之间的联系就少了很多。

“是啊,时间一转眼就没了。 想想真的是很难过啊。”

“活了一天就少了一天是吗?”

“倒也不是,我这个人信命的。就算哪天出门我被车撞死了也很正常,这都是命啊。你该死的时候就得死。”

“好好地说这个干什么,呐,在东京一切都还好吗?”

“还行,挺好的,你呢,分手没?”

“能不能盼我点好?没分手!好着呢!我们俩才一起买了个房子,刚装修好不久就住进来了。”

鞠婧祎气呼呼地直接把水壶用力的搁在桌子上,叉着腰愤愤地说。

“行啊,当然行啊 ...... 房产证登记的谁的名字?”

“ ...... 我的。”

“李艺彤真的宠你啊,你看你要什么她不都是恨不得立马捧在你面前。”

“切,就她那怂样 ...... ”

鞠婧祎话没说到一半,就听见李艺彤在屋里叫她的名字,转过头一看,那个人正拿着一手拿着铲子一手端着盘才出锅的菜站在厨房门边。

“别和朵子姐打电话啦,吃饭啦!”

嗯,除了怂,其实李艺彤真的很好。

“嗯好知道了。”鞠婧祎捂住话筒先是回应了李艺彤,然后才又松开手继续和冯薪朵聊着,“呐,发卡叫我吃饭了,你吃了没?”

“懒得吃,不想吃。”

“你怎么又这样,小心陆 ...... 小心我飞到东京揍你。”

“有什么可介意的,陆婷她现在应该在欧洲那边拍片吧,挺好的。”

“ ...... 我真的不明白,你们明明很好的,怎么突然就,啧。”

“我说了啊爱情有始无终是常事,过都过去了没必要了。快去吃饭吧,挂了。”

“喂!”

“干嘛!”

“注意身体,等李艺彤有空我们来东京找你玩。”

“好,你也是 ...... 挂了。”

冯薪朵话音刚落便立刻切断了电话,身处异国总会时常让她觉得莫名的难过。只是和鞠婧祎通了次电话而已,眼眶就这么堪堪的红了起来。

把手机随意甩在身旁,抬手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笑得苦涩。

“啧,你们要有始有终啊。”


07.


“少女的梦就寄存昨天啦,那些爱的代价扎成捧花,抛出去换个新的她,住新的家。”


这是最理想的结局了。

移居东京的第三年秋末,冯薪朵收到了鞠婧祎和李艺彤在拉斯维加斯发来的邮件。

图片上鞠婧祎戴着简单的头纱,红着眼靠在李艺彤的肩上,学着那人一样把手伸在镜头前,大大方方展示着无名指上同款的素银戒指。

「Yep, we got married.」

评论
热度(152)

© 残花一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