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夏の通り雨

还以为要卡络了

一支阿片受体阻断剂:



空调安静的有规律地吐出凉气,挂在墙壁上的电视机正演着浪漫无趣的偶像剧,客厅沙发床上的李艺彤均匀的一呼一吸。
遥控器脱了主人的掌控随意翻在地板上,身旁的索尼锁屏上显示着一条新信息,来自鞠婧祎:
我下午两点走,你早点来拿球衣。



是盛夏,李艺彤不喜欢也不怎么讨厌的季节。
以往她还会和女孩子们约出去打球游泳,约出去享受一个有空调有下午茶的悠闲午后。
这个暑假,李艺彤却是兴趣缺缺。

“李艺彤,出来打球吧。”
撒着人拖,头左偏夹着索尼,从冰箱里给自己倒了一杯冰可尔必思。
“不了,我还有事,你们打吧,下次约。”
“又有事,你怎么回事啊?这个暑假约你几次了,都有事”
“是真有事,最近有点忙。”
“好吧,那下次,拜”
“下次请你们吃芋圆,拜”

右手接过索尼,挂断电话,左手端起冰饮,喂了一口,呼出一口冷气,往沙发床上走去。
翻来覆去地调台,还是那些烂熟于心的节目,无聊。
塞上耳塞,点开一个歌单,随机播放,流水般的人声响起时,心头的烦躁有些减轻。
都是未读信息,滑过鞠婧祎的名字时,想到期末考试结束的班会后。
“我要搬家了”
“哦,搬去哪儿?我隔壁么?”
不似眼前人的轻松,鞠婧祎的表情有些凝重。
“搬去H市,我要转学了”
“…”
“H市不错啊,有重点高中,去了好好学习,加油”
李艺彤拍拍鞠婧祎的肩,转身离开了,只是脚步有些匆忙,眼底有些红润。
鞠婧祎看着她的背影,想伸手挽留却还是无力地垂下了手,呼出一口叹息。

哎,这个恼人的夏天。
烦躁。
喝光了玻璃杯的冰饮,抵不过饱食后的困倦,睡了过去。


“滋滋~滋滋~”
“滋滋~滋滋~”
“滋滋~滋滋~”
屏幕上印着 鞠婧祎 的字样,索尼在沙发床上磨蹭着身体。

李艺彤挣扎的睁眼,甩了甩头试图让自己清醒,按了下线控。
“喂,李艺彤?你还拿球衣么?”
“球衣?”
“我发你的信息没看见么?”
“啊?”
“搬家公司要弄好了,两点走”
看了看左手腕。
13:23
“马上到马上到”

撒着人字拖,夺门而出。
热流扑面而来,闷的李艺彤脑袋一滞。
三步并作两步地跳下台阶,推开铁门伸手拦的士,却发现,全身除了手机耳机什么都没有。
该死。
抬了抬手腕。
13:25
九条街而已。
调大了音量,扇了扇脸颊旁的风。
等我。

该死,穿什么黑t。
才跑了两条街,就感觉辐射的热能聚集在自己的头发和短袖上,好热好热,好热啊!

高温潮湿的天气迅速地消耗着体力,当到达第三个街口时,即使是成绩拔尖的李艺彤,在等待倒数的红绿灯时,也只能叉着腰喘着气。
13:36
来得及。

盛夏的天气总是瞬息万变,前一秒还是骄阳似火,下一秒远处来势汹汹的乌云似乎就在预兆着暴雨。
果不其然,乌云带来的高压逼迫着暴雨的侵袭。

是雨珠,密集地打在奔跑的人身上,周围都是四散的人群。

紧迫的呼吸,模糊的视线,喧闹的人声。
呼呼。脚要迈不动了。好吵。
又一次的调大了音量。

揺れる若叶に手を伸ばし
あなたに思い驰せる时

熊光的歌啊。
不知怎么的,内心突然平静了些。
脚步也没那么沉重拖沓。

脑袋里跳出零碎的回忆片段。
李艺彤想起公交上急刹车时就那么闯进自己怀里的一袭白裙的人。

她想起在过度练球导致精疲力竭晕厥前,那张慌张担忧的面容。

她想起元旦晚会上拉起小提琴时洋溢着自信沉溺的笑意和女孩背后仿佛张开的双翅。

她想起集会站队时不小心碰触的指尖和划过内心的电流。

她想起她背着烫伤脚背的鞠婧祎走过的教室走廊,路过的公交站。

她想起翘掉晚自习的操场上踮起脚尖的意味不明的吻。

她想起在鞠婧祎说出去H市后,两人突然陷入冷战不再交流,刻意的回避。

胜てぬ戦に息切らし
あなたに身を焦がした日々

她想起…她想起…
她想起好多好多的事。

溢れて溢れて
木々が芽吹く月日巡る
変わらない気持ちを伝えたい

她,她不想鞠婧祎走。
她不仅仅想拿回自己的球衣。
她想留下鞠婧祎。
她想留下这个一直在心里的人。

一手把搭在眼前的湿发往后一抹,视线重新变的清晰。
还有两个路口!
呼呼呼呼,李艺彤只能弯着腰撑着大腿呼吸了。
胸口的暴涨的压力,李艺彤感到自己四肢冰凉,全身的热量好像全汇集到了头颅。雨水变得越来越冰凉,湿透的短袖粘附在身上,毛孔被堵塞的窒息感让人恶心。
呼呼呼呼
13:49
来得及的。

整理好自己的呼吸,直起腰的那刻,却是眼前一黑,轰然倒地。

呼呼呼呼
雨水毫不留情的打在仰躺的面颊,生疼。
鞠婧祎,是你么?
仿佛又看见那个满脸担忧的白裙女孩,抹掉眼角的雨水又或是泪水的液体试图看清。
呵,除了水还是水。
13:58
shit!

翻身一跃而起,不顾满身泥泞。李艺彤发誓,即使是市运动会4X100接力最后一棒时,也没像现在跑的这么快过。

等我
求你了

像是流失了过多的水分,雨势渐弱,目光所至也变的清明。

转过最后一个路口,路尽头一辆背后印着“全安搬家”字样的货车正在等红绿灯。

16秒

腿已经比大脑先行动。
怎么这么远?
呼呼呼呼
红绿灯变色时,李艺彤看着远去的货车,下意识的大喊:
鞠婧祎,我喜欢你。

货车径直开走了,没有任何停留。

像失去了心跳一样,颓了心智,靠在鞠家铁门的门柱上,任凭重力拉扯着躯干。

李艺彤觉得雨好像又下大了,要不然自己怎么会又是满脸水。情不自禁地抱紧了膝盖,额头抵在髌骨上。

雨好像停了。
狼狈的少女抬头。
穿着白裙的女孩撑着伞罩住了颓废的少女。

“李艺彤,回家吧”
“好的,徐子轩,我只是有点累,再坐五分钟吧”

静下来的世界,原先刚好的音乐声显得刺耳,耳朵好疼。

ずっと止まない止まない雨に
ずっと愈えない愈えない渇き
ずっと止まない止まない雨に
ずっと愈えない愈えない渇き
ずっと止まない止まない雨に
ずっと愈えない愈えない渇き
ずっと止まない止まない雨に
ずっと愈えない愈えない渇き
ずっと止まない止まない雨に
ずっと愈えない愈えない渇き
ずっと止まない止まない雨に
ずっと愈えない愈えない渇き
ずっと止まない止まない雨に
ずっと愈えない愈えない渇き
ずっと止まない止まない雨に
ずっと愈えない愈えない渇き
ずっと止まない止まない雨に
ずっと愈えない愈えない渇き

盛夏淋一场彻底的雨,错过一个深埋在心底的人。


后记:
人离开了,日子也是照样的过。
只是愈发不想出门,开始喜欢盯着毫无更新的盆友圈发呆,
只是觉得睡眠好像越来越差劲,新搬来的邻居有些吵,
只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罢了。


一周后
没有西瓜。
夏天怎么能没有西瓜呢。
踢着一双新的人拖,绕过熟悉的街道,从常光顾的老大爷那儿提了两个瓜,回家。

君が僕の分まで
微笑んでくれることで
君よ…幸せになれ
Haru Haru あの空へ…
eh eh eh

身体随着音乐悲伤的节奏摆动。
夕阳散发余热,一手一个瓜,影子奇奇怪怪。


到了家门口,提着瓜,艰难的从口袋里掏着钥匙。
“啪哒”
-_-#
还没弯腰,就见一只白嫩的手拾了钥匙递到自己面前。
抬起头想道谢,可道谢的话哽在了喉咙。

“你好,我是你的新邻居,我叫鞠婧祎”
“…”
松开塑料袋,任凭掉落,熟透的瓜在接触到地面时裂开,流出清凉的汁液。
李艺彤管不了了,上前跨了一步,紧紧环住了鞠婧祎。
“其实,我是来给你送球衣的,新学期不是还有比赛么?”
“其实,我是因为喜欢物理王老师才不想转学的”
“其实,我是听到有人说喜欢我才回来看看的”
“其实,唔…”
这次不要你踮脚,我弯腰如何。



蝉鸣渐熄,蛐鸣渐强。
是盛夏啊,一点都不无聊的盛夏。














只是午睡时,不小心循环到熊光这首新歌
词意和文没很大关系
只是熊光的声音和曲子
突然让自己难过了
人哪
下雨天
容易感伤吧


评论
热度(85)

© 残花一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