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鞠/大力」Cheer

夜山:

Cheer 06




06.




你说,你喜欢我。




「小鞠!」

「嗯?」

「我喜欢你!」

「傻。」

「你有那么点喜欢我吗?」

李艺彤神使鬼差的就将这句话发了出去,在她反应过来后却已经来不及撤回。

两分钟,撤回的时限。两分钟,恋人的逃避。

爱情真的能够让人无限矫情,说哭就哭说笑就笑,全在另一个人的掌握之中。如此廉价的情绪。

摇了摇头,嘴里泛起莫名的苦涩。李艺彤仰起头一个劲地往上看,眼眶里瞬间沉重起来的酸涩。

多么可笑的现实,曾经口口声声说着我喜欢你就足够,而现在却越来越贪心的自己,逐渐被内心日益膨胀的强烈占有欲吞噬。

「对不起,我不应该这么问的,没有第二次了,原谅我。」

还能怎样呢,真的应了自己前段日子和冯薪朵说的那句,也许我能够等到她喜欢我的那天,也许我到死也等不到。

对不起,这样的无知,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半个小时,鞠婧祎仍然没有回复,李艺彤却已经平复好了情绪。将手机扔在一旁,盘腿坐在地毯上,没有用隔板就把笔电架在腿上。她还记得之前,鞠婧祎坐在她身旁一本正经地举着电脑,严肃地教训她。

“怎么可以就这样把电脑放在腿上,会慢性烫伤的你知不知道!以后必须用隔板,要不然就不准用电脑!”

这种任谁都能够去做到的小事,偏偏遇上了鞠婧祎,偏偏就是鞠婧祎,就这样让自己一头热不顾一切地冠上了喜欢的名义。

李艺彤回过神后苦笑了几秒,明明隔板就放在伸手可及的地方,她却不愿去拿。

习惯是让人厌恶的东西,却又不得不去遵循。

点开与陆婷的聊天界面,距离睡觉的时间还早得很,总得找点事情可做。

「提问:今天大哥追到撸力了吗?」

「李艺彤你很闲是吧?」

「对啊对啊大哥你怎么知道我很闲!」

「哦是吗,明天来工作室一趟,我保证我会让你的生活从此不枯燥。」

「告别空虚寂寞冷吗?」

「哦。」

「好了正经的,进展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就那样呗。」

「还没表白啊?」

「 …… 」

「啧啧啧,还好意思说我怂!辣鸡!」

「哦,我正在给小鞠打电话,有什么需要转告的吗?」

「 …… 我错了爸爸,我请你吃饭。」

「还有曾艳芬。」

「 …… 好的爸爸。」

「嗯,儿子懂事了。」

李艺彤翻了个白眼,没了继续聊下去的欲望,默默地关掉了对话框,却对着屏幕发起了呆。

啧,谈个恋爱真的很糟心。

门铃突然响了起来,李艺彤愣了几秒,猛地蹭起身走向玄关。

“来啦,请问是 …… 小鞠?”

“李艺彤,我,我是喜欢你的。”

嗯,谈个恋爱也不是很糟心。


陆婷躺在沙发上,拿着手机开了又关,紧皱着的眉头泄露出她的反复。近日来发生的事情让她疲于应付,却又没办法躲藏。

先是好友冯薪朵突然的表白让她们之间陷入无比尴尬的局面,然后是那个天杀的曾艳芬,一言不发就飙车。

每每提到曾艳芬,陆婷总是有一肚子的火气得不到发泄,只能呆在角落生闷气,同时一边脑补把曾艳芬按在地上狠揍的场面,一想到曾艳芬对自己求饶的场面就会觉得莫名的爽,如果还是那种带着撒娇语气的求饶的话。

陆婷想,这辈子都值了。

然而现实是,讲道理,自己明明还没到相亲的年纪,却被曾艳芬拉着介绍各种对象,偏偏曾艳芬还要死不死是那个自己喜欢到想要去跳楼的人。

哦,是真的想跳楼,因为不跳楼的后果就是,怕哪天来个一言不合就拉开战争的大门,不是你爆炸就是我上天。

李艺彤每次都会问陆婷,大哥你说你喜欢撸力哪一点啊?特贱吗?

陆婷在这种时候一般情况下都会是翻一个顶翻天灵盖的巨大白眼,然后一言不发猛地就往李艺彤肩膀上招呼一巴掌,同时气沉丹田地大吼,“妈的嘉爱!”

哦,说了这是一般情况下,不一般情况下呢。

“说到底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喜欢她这种 …… 贱皮子。但是发卡,感情它不讲道理啊,纵使曾艳芬她有千万个缺点万般个不是,我还是喜欢她,没有道理可言。还有啊,我难过的时候,她一定是第一个来到我的身边陪伴我的人。她会在我哭时给我递上纸巾不问缘由,她会安静地听我发泄完不满后拥抱我,她会使出浑身解数的功夫去努力逗我笑 …… 每当这种时候我就明白了根本不需要什么道理,她就是道理本身。”

评论
热度(33)
  1. 残花一笑夜山 转载了此文字

© 残花一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