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8)

更新啦更新啦!!旋转跳跃我闭着眼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冷烟火、:


20.
[今日头条:表演系的一姐和一哥要私奔了!]


学生会办公室,刷消息时看见手机屏幕里这行字儿的冯薪朵咂了咂嘴,『啥玩意儿?』
李艺彤闻声凑过脑袋来,一看就炸了起来,「你看你看,我就知道陆底对我家青韦图谋不轨!」
『谁不轨?』刚好推门而入的黄婷婷只听见结尾两个字儿。
「婷婷桑你来啦!」眼看一只大型犬就要扑过来,黄婷婷抬眼淡淡说了句,『坐回去。』
「好的婷婷桑,汪!」
冯薪朵嫌弃的啧了一声,对上黄婷婷一副你们刚再说什么的眼神,耸耸肩,『日常八卦,嗯,大概。』
「QAQ根本不日常好么,板寸头都要带青韦跑路了。」
『李艺彤你最近不得了啊,你不要以为操场那次我放过了你,你就可以上天了。』一只手从外面撑住黄婷婷正要关上的门,陆婷连声音带人踏进了办公室,李艺彤连忙抱头趴在桌子上,「呜!」
『哈哈哈李艺彤你怎么这么怂。』再熟悉不过的标志性的笑声,李艺彤抬起脑袋看见了陆婷身后的人。
「青韦!」又蹦了起来,李艺彤过去把嘴里喊着的人拉离了陆婷身边。
鞠婧祎被拉着挪了几步笑着问,『你干嘛啊?』
「你们要干嘛啊,青韦我给你讲,大哥是有家室的人,冯薪朵比我亲姐还亲呢,你不能破坏别人家庭,还有,你不是答应要娶我的嘛!」
『你演的很开心哦。』陆婷看着一脸煞有其事语重心长的李艺彤和笑的快站不起来的鞠婧祎,翻了个白眼,还想说什么,可黄婷婷此时拍了拍手,『好了,别闹了。』


陆婷和鞠婧祎确实是要外出两三周,学校的剧团要去演出,系里挑了几个人跟去学习,说白了就是拎了几个万能替补,条件出众的陆婷和鞠婧祎光荣在列。
不可否认,是机会。


伟人不是说过么,仅仅天赋的某些巨大优势并不能造就英雄,还要有运气相伴。
可是,
英雄什么鬼?我是不是马上要披甲上阵了,嗯?张叉叉?


21.
未来之所以是未来,大概是每一步都有不可预测的魅力,未知的到来,才有资格称之未来。


『今天路过电影院,你是不是又上了个片子?』
离开校园时代的聚会当下,何晓玉在后半段一群人争抢麦霸时挤到鞠婧祎身边,喝了口水随意的搭着话。
「都上映好几天了,你关注下我好啦。」
『哎呦,你还缺关注么我的大明星,我每回请学生们去电影院包场给你贡献票房都要破产了。』一旁的罗兰插话表示不平。
何晓玉笑起来,『兰兰,用你的身高起誓,为人师表不能这样,李发卡不是都给你报销了么。』说完又回过头来摸摸鞠婧祎的头,『这样,关爱小鞠,从我做起,明天就去看,去看。』


在演艺圈混迹了小三年的鞠婧祎其实如今不缺票房,从话剧,电视剧到电影,一步一步过来,从实力到人气都扎实的紧,无需担心会一脚落空。
可对李艺彤每次花的这些小心思,嘴上不说,心里却是充斥着温暖踏实的感觉。


『反正李制作也不缺钱。』
鞠婧祎拿下何晓玉摸自己头的手止不住笑意,「你缺啊。」


我们可能都变了,但变化着的我们却让我感到安心,如果你一直站在原地,我也没有办法一直回过头去看你拉你,迟早我们会互相丢弃对方。


我庆幸我们的默契能穿过时光,也感激我们能一直并肩走到如今。


22.
随剧团出发的前一天,鞠婧祎被叫去学校教务处,平日里对她照顾有加的导师细数叮嘱,絮絮叨叨竟说了近一小时,期间手机震了几回,鞠婧祎趁导师喝水的空挡偷偷看了一眼,是李艺彤的消息。
[青韦,我们相处这么长时间,突然要有一阵子见不到你了,我会想念你的。]
什么哦,演生离死别啊,我这还没走呢。
鞠婧祎觉得好笑,没想到全表现在了脸上,导师放下水杯轻轻咳了两声,鞠婧祎赶紧抬头,看见对方一副我懂的表情,『男朋友啊?』
「啥?不是不是。」
『笑的那么开心还说不是,小年轻谈个恋爱很好嘛,行了,不说了。』导师笑呵呵的擅自总结道,鞠婧祎却觉得被人打了一闷棍,半天反应不过来。
『还楞啥,赶紧出去叭,别让人家等急了。』
「哦,哦,那啥,老师再见。」
礼貌道别关门后,转身看见从隔壁会议室出来的冯薪朵,大眼睛瞪着鞠婧祎好奇的问,『里面很热啊?你怎么脸红成这样。』
鞠婧祎拍了拍脸,「不热,闷,特别闷!」
『哦,对了,正好一起走。』
「去哪儿?」
『娟柱欢送会,李艺彤外面等着呢。』
被导师说了个中,真有人等。


一边和冯薪朵说话一边走,在正厅远远看到了呆呆地站在门前的李艺彤。
被风拂过的侧脸没有以往的开朗,皱着眉好像在苦思冥想什么似得仰望着天空。鞠婧祎突然心紧了一下,不知道这家伙又在哪里受了委屈,正要加快脚步,冯薪朵却拉住了她摇摇头,随后轻呼了一声『发卡。』
听见冯薪朵的声音,李艺彤立即转过身露出一副什么事都没有的笑容,向两人招手,慢慢走了过来。


『她没有那么不堪一击,也并不想把所有情绪都突兀的摆在大家面前,无论什么时候都给她点时间,小鞠。』
『当局者迷,』冯薪朵说,『因为你太紧张她了。』


聪敏如鞠婧祎当然立刻就明白了,冯薪朵说的对。
李艺彤走过来的这看似短短的一段不是距离,是时间。以前那家伙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时,自己却摸不透她的情绪,现在学会藏着掖着了,反而能一眼就懂了。自己不太会说软话,不太会哄人开心,如果毫无防备将李艺彤所有的情绪都撞个满怀,大概是没什么用处的。
鞠婧祎想做一棵大树,坚定,给人力量,站在这里等李艺彤随时说给自己听。


23.
说是娟柱欢送会,基本都是表演系的同学,冯薪朵说不扎堆了,等你们回来我们再接风洗尘,“我们”自然是相熟的好友这一群。
所以这晚,除去主角几人,学生会代表的冯薪朵和黄婷婷只是坐一边安静的吃喝,意外的是,李艺彤整晚也话不多显得心事重重,万丽娜反而成了四人中最活跃的一个。


等临散场时,冯薪朵凑着人群缝四处看了看,问旁边的人,『娜姐怎么了?怎么今天跟打了十七的血似的?』
黄婷婷抬头看了眼围着陆婷的万丽娜,擦擦嘴站起身来回,「渴望父爱呗。」
『啥?』
「大哥不在你就多带带娜娜,」黄婷婷意味深长,转头又指了指旁边安静如十七的李艺彤,「哦,这儿还有一个别忘了。」
李艺彤难得皱眉,『我和娜姐又不是小孩子。』
积压的情绪一下冲上大脑,『婷婷桑是嫌我烦想推开我叭?』


黄婷婷感到莫名,张张嘴最终还是摇摇头没说话。
说什么呢。
不是小孩子为什么不懂我的意思呢,我以为你偶尔看见朵朵和大哥在一起时而流露出的表情,是叫落寞。
明明就是个小孩子。黄婷婷心里轻轻叹了口气。


两个人就这么僵在了原地。


当一切宽容与配合换來挫折。


『李艺彤。』几米外清脆的声音一字一句。
鞠婧祎是看到的,她在李艺彤隔开几个人的身后回应着万丽娜要求的合照,能看到的是黄婷婷低头垂眼的侧脸,不知道说了什么,那个笨蛋连背影都透着失落。
『不是说有要买的东西么?』
李艺彤闻声点点头,就要转身抬脚逃离这尴尬的气氛,最后还是犹豫了下小声说了句,对不起,我,我先走了。


『怎么了?』李艺彤走后陆婷站在冯薪朵身后问。
不远处万丽娜又扯着黄婷婷合影,黄婷婷依旧笑着,要不是陆婷刚无意瞟到一眼,还真就发现不了什么异常。
「阿黄总想发卡成熟稳重些,可一夜长大哪有那么容易,这过程,我看还是小鞠守得住。」冯薪朵伸手摘下陆婷的眼镜戴上,一秒换了个语气,「朵朵困,卟卟。」


从人群中出来走到夜色中后,鞠婧祎看着身边低落的李艺彤问,『你是不是又惹阿黄生气了?』
「我没有」瓮声瓮气的反驳。
『李艺彤我给你讲,女孩子生气了一定要哄。』
「可我也是女孩子啊。」李艺彤小声嘟嘟囔囔抗议道。
『不准插话。』鞠婧祎一记眼刀甩了过去,意外的严肃。
『以后如果和女孩子吵架生气了,你不能和她置气,不能转身逃避,你一定要去牵她的手,即使她甩开你也不能放开,听见没有?』
那倒影着点点星光的眸子一闪而过些许意味不明的期待,李艺彤眨眨眼觉得自己好像捕捉到了什么却来不及多想赶紧点头,「放心青韦,我不会放开你的,我说过要娶你的。」
『又不正经。』鞠婧祎轻笑着软绵绵的推了她一下。
李艺彤却紧紧抓住她一脸认真,「我可能没有办法像青韦你一样一直坚定的向前看,你也知道我有时候挺怂的,可我可以努力,我们能够一起走是不是?你看,我想说,我又不差。」
鞠婧祎拍拍她的脸,『嗯,你不差,认真的小海豹。』
「青韦,我是你的粉,我是说真的。」
『好了好了走了。』鞠婧祎有些害羞转头拉拉李艺彤向前走去。


那时候还是夏天,空气还没那么冷。
朦胧的夜空在又高又远的彼端无限伸展着,云的轮廓曖昧不清遮住了大部分星星,大概是因为前一天下过雨,沉重的空气感觉上有些潮湿,还带着些许水的气味。
两个人牵手走在夜间的校园,李艺彤第一次觉得没有比这更让人感到安心的了,伸出的手不会再触碰的是空气,走出的每一步都不像踩在泥沼中,无论笑容或叹息都会有回应,身边这个人今晚说的每句话自己一定,不管三年后五年后十年后,都会记得。


-TBC


Ps.垂死病中惊坐起,想起今晚要填坑…= =、
已经到了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地步了,告诉我,我!还!有!条!理!么?!
不过这篇有回应第一篇时一个细节,告诉我,你!们!发!现!了!么?!
依旧谢谢,原谅我评论没有一一回复是已经开心炸了,都炸了还怎么回复。:)
😐Sorry,恢复画风,今天起我会认真回复每一条评论。(士下座

评论
热度(140)

© 残花一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