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三十题

Aviso:

同居三十题


1、相拥入睡
“青韦,还不睡?”
隐隐感觉到枕边人有些不安稳,李艺彤强睁开惺忪的睡眼撑起来。
“唔,没什么,吵醒你了?”
对方有些歉意的回答,把身上的被子又紧了紧。
“……过来。”
李艺彤心里了然,掀开鞠婧祎的被子,触到对方带着凉意的肌肤,心中一阵心疼和自责。
“诶?”
还没反应过来,鞠婧祎就被拉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熟悉的清香和暖意包围了她。
“晚安。”
长长的胳膊紧紧的环住她,李艺彤低头在她后颈处蹭了蹭。
晚安。
鞠婧祎笑着埋入她的肩窝。


2、一同外出购物
“唔,豆角,茄子,空心菜……”
超市里,鞠婧祎正清点着购物车里采购的东西,“巧克力,苹果,水枪,诶,水枪?”
看着那只花花绿绿的水枪,鞠婧祎愣了两秒,抬头就看到那个人一脸讨好的笑着,活像只摇着尾巴的哈士奇。
“放回去。”
鞠婧祎板着脸命令道。
“青韦,你就给我买嘛~又不贵~”
李艺彤拼命的撒着娇,大眼睛眨啊眨,一脸的期待。
“不行,你老是喜欢乱花钱。快放回去。”
鞠婧祎一副没商量的样子,任凭李艺彤怎么撒娇都不松口。
“……好吧。”
见鞠婧祎不答应,李艺彤只好乖乖把水枪放了回去。
看着那人像个孩子一样闹别扭的样子,鞠婧祎轻轻一笑,伸手又往购物车里扔了一包李艺彤爱吃的零食。


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凌晨时分,从卧室里传来一阵魔性的笑声。鞠婧祎一边笑着还一边拍着李艺彤的手臂,“哈哈哈哈,阿卡你看,这个鬼好搞笑哦~”
“嗯嗯嗯,国产鬼片嘛,就是这个样子。”
李艺彤靠在床头一脸的淡定陪着她吐槽,放在大腿上的手心里细细密密的都是汗水。
天啊爸爸。


4、一方的起床气
“唰——”
窗帘被拉开,大片大片的阳光洒了进来,吵醒了床上的人的美梦。
“阿卡,起床啦~快起来~”
“呜呜,青韦,周末你就让我多睡一会儿嘛~”
床上的人翻了个身,拼命的想躲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继续睡。
“不行,说好陪我出门的~”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我要睡觉。”
李艺彤裹着被子像只海豹一样满床打滚,鞠婧祎站在床边一脸的无奈。
算了,今天就待在家里吧。


5、做饭
“……啊,饿了呢。”
摸了摸瘪瘪的肚子,李艺彤不知道自己一觉醒来就是下午了。一个翻身下床,在冰箱里翻了翻,准备自己做碗面。
水滚了,扔了一把面下去,蒸腾的水蒸气散了一屋子,李艺彤蹲在电磁炉边上满足的闻了一大口香气。
“阿卡,我饿了。”
一阵拖鞋踢踏声,李艺彤转过头,看到鞠婧祎穿着那双男士拖鞋揉着眼睛站在门口,也是一副刚睡醒的样子。
“…………进来吧。”
“咔嚓——”
香味勾来了一只猫。
李艺彤躺在床上拍了一张鞠婧祎蹲在地上捞面的照片,配了字发到了INS上。
不过本来就是我家的呢哼。


6、扫除
看着鞠婧祎拼命踮着脚擦着书柜的玻璃,柔软美好的曲线展露无疑,特别是那挺翘的臀部……
李艺彤一阵蠢蠢欲动,坏坏一笑,丢下手里的扫把,弯下腰一用力就把鞠婧祎抱了起来。
“呀!!!李艺彤!放我下来!!”


7、浏览过去的照片
“青韦,你看,你终审穿的那件红色耐克简直跟我姥姥的一样!”
“你还说我头上顶了一个蝴蝶结,你不知道你以后也要戴这些吧?”
“我跟你说这条裙子你穿着显腿短你还不信,颜好也不能这么任性。”
“哈哈哈哈,你看你总选演唱会上崩图哈哈哈哈,累成冯薪朵了!”
“砰——”
“我回来来了~李艺彤你在干嘛?又翻我崩图你这个人!”
“没有,在我眼里你怎么都最好看。”
李艺彤把手机扔一边,深情的看着鞠婧祎的眼睛,对方红着脸俯下身啄了一下你的唇角。
“油嘴滑舌。”


8、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我跟你讲,李艺彤这个人生活习惯简直了,”鞠婧祎拿着勺子敲着碟子的边缘,不停地冲着对面的黄婷婷抱怨,“打游戏打到那么晚,凌晨两三点还在刷微博,而且早上也睡到很晚,这种人,我跟你讲,以后肯定会得胃病。还有啊——”
“那就分手吧。”
黄婷婷头也不抬的扔了一句,低着头敲着手机。
“啊?”
鞠婧祎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既然你觉得发卡那么多不好的生活习惯,过不下去就分了吧。”
黄婷婷仍是一脸事不关己的冷淡,看着对面的人哼了一声,转过脸看着窗外。黄婷婷叹了口气,又接着玩手机。
“快来哄你老婆,我都喝两壶茶了。”
TO李发卡,send。


9、相隔两地的电话
“累了吗?”
“还好,不是很累。”
鞠婧祎带着一身水汽从浴室出来,一边夹着电话一边擦着头发。
“我不打扰你,你早点睡,门锁好了吗?”
“嗯,锁好了。”
李艺彤的声音在电波传递中有些失真,放大后的颗粒感却让人觉得温柔而可靠。
“那,晚安吧。”
虽然舍不得挂电话,但是为了自己好好休息而变得这么体贴的恋人让鞠婧祎心里一暖,她站到窗边注视着这个遥远的城市的夜色,心思却早飞了回去。
“嗯,晚安。”
她低低地说,正如每日在李艺彤耳边低喃的情话。电话里一阵沉寂,只剩嗞嗞的电流声,两个人都等着对方先挂断。
“青韦,挂吧。”
“嗯。”
鞠婧祎踮起脚,在玻璃上哈出一片雾气,白皙纤巧的手指小心的在上面画了一个爱心,圈住了这个城市深夜最绚烂的霓虹。
“我爱你。”
“我也爱你。”


10、早安吻
捕捉到一只没醒的青韦。
啾。


11、替对方挑衣服
“就穿这件吧青韦~”
李艺彤拎着一条黑色的连衣裙递给正在挑晚上去聚餐穿什么的鞠婧祎。
对方看了一眼,不解的问:“你平时不都不让我穿这条裙子吗,说什么太性感了。”
“因为它好脱啊。”
李艺彤认真的说。


12、关于宠物的话题
“阿卡,我想养只猫,小猫好可爱啊~”
鞠婧祎凑到李艺彤身边给她看手机里那些猫的照片,眼睛里一片亮晶晶的喜欢。
李艺彤看了看图片上的小猫,又看了看趴在自己膝盖上的鞠婧祎,眼睛笑的眯了起来。
“我们家不是已经有一只小鞠喵了吗?”
“喵呜~”


13、一方卧病在床
“青韦,我死了你不要难过,人嘛,总有那么一天的。”
“……别说了。”
“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别老吃火锅,多吃点儿别的。”
“阿卡,别说了。”
“让我说,时间已经不多了——”
“李艺彤你赶紧闭上眼睛给我睡觉,一个感冒而已你真是演技爆表啊!”
鞠婧祎坐在床边怒瞪了她一眼。


14、午睡
夏天的暑气总是让人难耐,可是谁让家里空调坏了?电风扇吱吱的转着也带走不了几分闷热,鞠婧祎躺在客厅的凉席上睡的也不算安稳。
李艺彤身上也脱的只剩一条裤衩和背心,可是汗水还是往外冒,她拿了根毛巾从冰箱里掏了些冰块裹着,放到鞠婧祎的枕边。
几缕黑发粘在白皙的脖颈上,起伏的胸口,微张的樱唇,那人浓密纤长的睫毛颤抖着像蝴蝶的翅膀。
“咕嘟——”
李艺彤咽了口口水,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还是太热了啊。


15、帮对方吹头发
李艺彤喜欢帮鞠婧祎吹头发。
她家青韦的一头青丝又柔又顺,贴在手指上冰冰凉凉,让人爱不释手。
吹的舒服的时候,鞠婧祎会像只小猫一样眯起眼睛,扫过后颈时,会敏感的缩着脖子往下钻。
简直太可爱了!
“青韦~我帮你吹头发好不好~”
“不要,你老捉弄我!”
“来嘛来嘛来嘛~”
“诶呀李艺彤你好恶心哦!”


16、出浴后的怦然心动
“在玩拼图吗?”
李艺彤喝着牛奶看着鞠婧祎正聚精会神地趴在桌子上对着图纸玩拼图,“要不要我来帮你?”
“好呀~”
说着,鞠婧祎往旁边挪了一个位置。
“唔,这块,好像是在这儿吧?”
李艺彤认真的对比着图纸,一边在拼好的部分比划着,鞠婧祎侧着头看着她认真的侧脸,那人浑身还带着水汽,发梢上的水珠顺着额头滑落到那高挺的鼻梁上,然后掉落到那清秀的锁骨上。
“啊,洗完澡真是口渴。”
没注意到旁边人的神情,李艺彤仰头干掉了杯里的牛奶,鞠婧祎看着她的喉头轻柔的滑动,情不自禁地也咽了口口水。
“……我也觉得好口渴呢。”


17、庆祝七夕
“今天七夕呢青韦~”
李艺彤趴在车窗边看着窗外的风景,一掠而过的行人和车辆,也没有多少节日的气息嘛。
“我知道啊,可是今天还是有工作,没办法庆祝呢~乖啊~”
鞠婧祎坐在她旁边刷着微博,安抚性的摸了摸李艺彤的头,“对了,给你看个有趣的东西~”
“什么啊~‘如果卡鞠七夕放闪,我就喝芥末可乐’,还有,‘如果卡鞠七夕放闪,我就喝花露水’?!天啊爸爸,这些人也太拼了吧,到底是谁过七夕啊!”


18、接对方回家
她乘着火车,辗转三十多个小时,风尘仆仆从大城市中来到这个偏僻的山村,连日的奔波让那双眼睛失去了往日的神采变得如此憔悴。
“大爷,请问您知道那位叫鞠婧祎的姑娘在哪儿吗?就是上周跟着支教队一起来的那位。”
低着头剥着毛豆的老大爷抬起头,浑浊无神的眼睛看了看她,缓缓抬起手指了指不远处那棵大槐树旁的小屋。
她道了谢,一步一步地朝着那里走去,想着要露出怎样的表情才能让她的青韦瞧着欢喜。
推开门,李艺彤扬起笑容,声音中没有一丝疲惫的喊到:“青韦,我来接你回家。”
说完,她走到桌边,俯下身,怀着无尽的温柔和哀恸,轻柔地亲吻着刻着鞠婧祎名字的骨灰盒。
“我来晚了一步,让你久等了。我们回家好吗,青韦?阿卡想你了。”
她抱着骨灰盒,终是隐忍不住哀痛,泪如雨下。
李艺彤与鞠婧祎,相爱七年,死别无期。


19、离家出走
“不行!我跟你讲,我一定要入这条裙子!”
“哦。”
“真的!你不觉得很好看吗?!青韦!”
“不觉得。”
“你最近跟婷婷待久了怎么变那么盐哦……反正我要入啦!”
“不行。”
“……那我要离家出走!”
“哦。”
“……我说我要离家出走!”
“去啊。”
“我走了!”
“嗯。”
“青韦,我真的走了!”
“嗯嗯。”
“我真的真的走了,你不挽留我一下吗?”
“没事,你离家出走的时候顺便去超市买把白菜回来吧,么么哒。”


20、一个惊喜
马上是鞠婧祎的生日了,李艺彤决定一定要给她一个惊喜,于是,她决定去问一问成员们。
“朵子啊,你说青韦生日,我要怎么才能给她一个惊喜呢?”
“你这个点去敲她的房门就非!常!惊!喜!”
冯薪朵翻了个白眼,用力的关上了门。
李艺彤吃了闭门羹,摸了摸鼻子,转身又跑去找龚诗淇。
“十七啊,青韦要过生日了,你说,怎么才能给她制造点惊喜呢?”
“你就做你最擅长的啊,穿着女仆装泡着红茶,等小鞠推门进来你就说:‘主人,欢迎回家~’。”
龚诗淇一边嚼着薯片一边给李艺彤出主意,旁边本来正在听歌的易嘉爱摘下耳机,瞥一眼李艺彤开口说:“你确定这样是惊喜不是惊悚?”
然后在六月十八号那天,凌晨三点鞠婧祎被李艺彤叫了起来然后强行穿着女仆装为她泡了一壶红茶。
小鞠:我真是rlgl
发卡:汪,快表扬我


21、在屋顶上看星星
李艺彤忽然突发奇想的要去看星星,拗的鞠婧祎没办法,只好抬了躺椅到了天台上。
“你看啊青韦,这个呢,就是北斗七星了,呐,这里三颗看到没,连成了一条直线,这就是勺柄了,下面的第四颗呢还没有完全出来,再过一会儿就会更亮一些——喏,这几颗呢,就是勺子了。现在离的还比较远,到了凌晨三点左右呢,就会看得更清楚了。然后啊……”
李艺彤抱着鞠婧祎躺在躺椅上,指着天空不停地为她指认那些星星,眉飞色舞的样子像一个纯真的少年。鞠婧祎的目光一日远处的北极星般温柔的落在她的身上,看着那无邪的笑脸,心里竟是幸福的有些痛了起来。
“青韦,你有没有在看啊~我讲了那么久。”
“当然啊,一直在看啊~”
你是我的星。


22、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
“青韦,你喜欢小孩子吗?”
刷着微博的李艺彤突然没头没脑的问道,鞠婧祎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
“还好,怎么了?”
“……唔,也没怎么,就是,青韦啊,”李艺彤把手机放到一边,有些忐忑又有些小心翼翼地看着鞠婧祎,两只手不知所措地绞着,“那个,我们俩呢,是吧,你看,我也不能给你什么,然后,如果,我说如果,你喜欢孩子,那,我——”
听着她支支吾吾又断断续续的语言,鞠婧祎皱着眉思索了半天她想表达什么,然后看着李艺彤那副怂样立马就反应过来了。
这个人,一天到晚在瞎想什么啊?
“我要是喜欢孩子,那你就给我生一个呗~”
“哈?”
李艺彤愣了,嘴巴傻傻的张开,看着鞠婧祎一脸不怀好意的笑着压上来。
“我说,那就生一个啊~”
鞠婧祎一下子压在她身上,坏坏地冲着她的耳朵吹气。
“诶,不行,青韦你——嗯,你,慢点……”


23、一场飞来横祸
“宝贝,你今天真的很美。不,你没有什么时候不是美丽的。”
李艺彤撑着身子看着身下的人,黑夜中,那白皙的肌肤似乎发着微光,清澈的眼波流转,每一次低眉垂眸都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卷。
她微颔着首,性感的薄唇像是引诱人亲吻的花瓣,李艺彤低下头,温柔而缠绵的采撷着花瓣上的甜蜜。
纤细修长的脖颈满是馥郁的香气,清峻的锁骨带着一丝危险的美感,这里脆弱而诱人,引得人不由得想撕咬那白皙的皮肤,顺着纹理舔舐招来对方一阵阵的颤栗。
就在李艺彤正准备解开鞠婧祎的睡衣的时候,对方忽然全身一紧,然后一把把她从身上推开。
“青韦,怎么了?”
被推开的人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她。
“那个,阿卡,我好像来例假了。”
“………………”


24、因恶劣天气而被困在家里
“据气象台报道,今日凌晨,台风浪卡登陆我国沿海地区,其中上海等地迎来了大范围的降雨和狂风。请市民们尽量不要外出待在市内,并锁好家里的门窗……”
“都是你的太浪了。”
听到电视里关于台风登陆的新闻,鞠婧祎转头看着窗外的暴风雨,有些郁闷用脚趾头掐了一下那人小腿上的肉。
“怪我咯~”
李艺彤在毯子里躲着,但是无奈两人盖着同一张毯子,还是不能躲开对方的攻击,只好乖乖的让她掐。
“啊,不能出门,网也断了,好无聊啊~”
鞠婧祎有些狂躁的啊了一声,身子一歪倒在李艺彤的大腿上,撅着嘴像是生气一样看着天花板。
“我要睡觉了。”
似是赌气的声音。
李艺彤安抚的摸了摸她的头。
“睡吧睡吧,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再起来。”
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我会给你怀抱。
没有旁人,让这暴风雨为我们隔开这个世界的喧嚣。
你,我,刚刚好。


25、喝醉
“青韦啊,你喜欢我吗?”
李艺彤看着完全醉的不省人事冲着谁都傻笑着的人。
“喜欢啊,怎么不喜欢你啊,你是不是傻?”
那个人笑嘻嘻靠着她,醉倒的人早已无暇去审度眼前人眼中化不开的忧郁和反常的安静。
我知道啊,你喜欢我,像个朋友,我知道的,一直都是知道的。
李艺彤淡淡的笑着,或许只有趁你醉了的时候,我才能离你近一点,再近一点。


26、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
“李艺彤你幼稚!”
“革青韦你蛮不讲理!”
“你中二!”
“你固执!”
“你生活八级伤残!”
“你这个数码白痴!”
“你简直有病!我怎么会看上你!”
“呵呵,不好意思,不知道谁当初告的白!”
“你——”
鞠婧祎眼眶都红了。
“就知道欺负我!”
“对不起,我错了,你打我好不好。”
李艺彤低下头从背后抱住了她。
“不好,我舍不得。”


27、穿错衣服
诶,这件外套怎么那么小了,我穿着那么紧,难道是我长胖了?
李艺彤扭了扭身子觉得有些不舒服,但是马上要开会了她也来不及顾虑这么多。
而另一边,鞠婧祎正傻眼的看着比自己手长了一大截的袖子。


28、一方受伤
“ouch!”
“怎么了怎么了?”
听到李艺彤在厨房一声惨叫,鞠婧祎立刻冲了进去。
“没事没事,被菜刀切到了而已。”
李艺彤摆摆手,左手食指被切了一道口子,渗出了血迹。
“怎么那么不小心。”
鞠婧祎略带责怪的瞪了她一眼,张嘴含住了她的手指。
“…………⁄(⁄ ⁄•⁄ω⁄•⁄ ⁄)⁄”
“你脸红个什么鬼。”


29、意外的求婚
陆婷和冯薪朵订婚了,办了一个party请这群狐朋狗友参加。陆婷一脸的人逢喜事精神爽的得意劲儿,红光满面的招呼着她们,冯薪朵脸上也是压抑不住的笑容,挽着陆婷的手大哥大哥的叫。
真是目害。
虽然不是单身狗,李艺彤还是感觉到了伤害。
就在陆婷第一百零八次有意无意地抬起手炫耀她那枚两克拉的钻戒时,李艺彤要炸了。
不就是订婚嘛,哼!
她气冲冲的走过去,把正在和娜娜聊天的鞠婧祎拉到客厅的中间,在所有人好奇的目光下,单膝下跪。
“哇哦——”
周围的人开始起哄,她们都以为这是李艺彤策划的求婚现场,借着马鹿夫妇的场地来一次求婚。
“鞠婧祎小姐,你眼前这个人爱了你五年,她不够成熟,有时候会让你伤脑筋,她也不够坚强,有的时候会需要你去开导她,她洗衣服做饭也不够好,可能会被你嫌弃,但是她真的是用她全部的生命和热情来爱着你,并且愿意用她未来的人生呵护你、照顾你。”
“我今天没有准备戒指,但是我一定会给你买,这么大的,”她指了指陆婷的手,“我虽然赚不了很多钱,但是你愿意和我一起,风雨同舟,一起喝粥吗?”
陆婷翻了个白眼。
鞠婧祎愣了半天才反应过了这个人在求婚,而且,说的都是些什么啊?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行行行。”
“你就说你愿不愿意吧!”
“愿意!”
这次说的人,是鞠婧祎。


30、滚床单
“发卡,你在干嘛?”
正在床上翻滚的卡宝停了下来,认真的看着她说:“作者让我滚床单。”


(老物)

评论
热度(80)

© 残花一笑 | Powered by LOFTER